威尼斯人:文学中的papapa,要不要跳过去读?

估计所有的人都拥有一个和我一样的阅读困惑,就是在阅读经典文学的时候,总会遇到一大段的性爱描写,无论中外,性爱都是经典文学里的常客,在泱泱几千年历史的中国,早在唐代就有白居易的弟弟白行简写过的《天地阴阳交欢大乐赋》流行于世。

 

 

在远离我们国土几万公里的异域,性爱与宗教则一直都是文学作品中永恒的主题,即便是《圣经》也有过相关的内容。

 

如此可见,性爱是如此基本而广泛地存在于这个世界上。而文学作品作为艺术形式的一种,它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

 

可以说,文学中的性爱描写,是集合了欲望与道德、天性与束缚、控制与反抗、灵与肉的冲突以及统一的集合体——而这,也是经典文学大家区别于普通网文作者的关键所在。

 

既然是经典文学大家,那么我们不难想象的是,那些经典文学中的性爱描写一定不是单纯意义上的色情,而是在色情的表象下对于社会、人性的哲学层次上的思考。

 

挑战旧的伦理的一种手段

 

如同中国改朝换代的时候,旧社会的人要剪掉辫子一般,辫子代表的就是他们旧的身份。辫子在这里是一种政治化的象征,而性爱就是心灵上的辫子,一般当主人公要挑战旧社会的伦理之时,作者就会顺势而为给他们安排一段床事,这一点在乔治奥威尔的《1984》中体现的非常明显。

 

《1984》中构建了一个极端的社会形态,这个社会是禁欲的,所有人的行为都要在奉行极端集体主义的“老大哥”的监控下进行,“老大哥”之所以恐惧性的开放,在书中也有释义:

 

这只是因为性本能创造了它自己的天地,非人所能控制,因此必须尽可能加以摧毁。

 

但在《1984》中,男女主角秘密地违背了禁令去偷情,也因此而事发被捕,而这里,性爱并不是为了获得快感,而是作者表明男女主角在情感和性方面的觉醒,在表达个体对于自由和解放的诉求,同时也是对于旧制度的一种无形的反抗。

 

对生命意义的探求

 

日本作家渡边淳一的《失乐园》可谓是一波三折,在日本上市之后没多久就遭禁,被判定为色情书籍,但在如今,就变成了无数人口中的经典文学。

 

《失乐园》的地位之所以遭受这样巨大的转变,是因为其中有大量的性爱描写。如果不站在某一种哲学意义上去看待这本书,而是仅仅着眼于性爱的描绘上,这本书看起来的确挺像一本供人意淫的小黄书。

 

《失乐园》讲述了一对各自有家庭的男女,因为种种原因互相出轨的故事,故事中的男女主角自知违背了社会的伦理纲常,最终在喝下了掺杂剧毒的红酒之后,以交欢的方式死去,平和又壮烈。

 

如同书中所写的那样:

 

“没有比性更普遍的事了,也没有比性更私密的事了”

 

“男人辛勤工作,到头来无非是为了找个好女人据为己有,这是自然界的共性。雄性拼命寻饵,打倒对手,最后想得到的无非是雌性的身体和爱情,都是为了这个才不断生死搏斗。”

 

在这本书里渡边淳一通过性爱的方式来努力的追寻生命的意义,无论是男女主人公的出轨还是最后的醒悟都表现了人物个体对于生活以及生命的价值观。

 

同样的追寻也出现在加西亚马尔克斯的《霍乱时期的爱情》之中,弗洛伦蒂诺・阿里萨因为家境贫寒而错失了富家女费尔明娜,在无限的悲痛之后,他发现性可以帮助他短暂地摆脱对费尔明娜霍乱般的思念。

 

此后,无论是少女、有夫之妇、寡妇、白人或黑人妇女,他来者不拒。

 

最终,在50年的漫长时间里,他先后与622位情人发生关系,并写下了25个本子来记录其中的心路历程。 作者在这里,借用弗洛伦蒂诺放肆的性行为来表达他对于生命意义的迷失以及追寻。

 

为了更加逼近与死亡的终极对话

 

多年的诺贝尔文学奖陪跑者,村上春树的大作《挪威的森林》,总是被文艺青年推崇到至高的水平,然而,并非文青的人看完之后就一脸雾水,不少人表示他们甚至把这本书当成一本纯粹的小黄书来看。

 

书里边的男主人公渡边曾在与直子和玲子的对话中,说过“有的时候需要得到温暖”,“如果没有体温那样的温暖,有时就寂寞得受不了”这种话,表达了渡边的性爱观念。

 

但是这本书里的性爱,并不是单纯的获取快感,对于男主人公渡边来说,性爱也是他逼近与死亡的终极对话的一种手段,在之前的人生历程中,渡边感悟到:死不是生的对立,而是作为生的另一半永存。

 

而之后与直子的性爱更是加深了渡边对于死亡的理解,而本书中对于生与死的质问也在直子在森林中的自杀中获得了解答——即便死亡是如此的令人难以接受,但是对于需要它的人来说,死亡不是终结,而仅仅代表了一个方向。

 

为了深刻的展现人性

 

法国著名作家玛格丽特的少年时期是在西贡度过,西贡又称之为胡志明市,隶属于越南,传说在越南的时候,玛格丽特曾经爱过一个中国男人,后来,她便以这段故事为原型,写了备受瞩目的文学作品《情人》。

 

在《情人》中也有很多关于性爱的描写,这些性爱的部分都无一例外的表现了这个中国男人懦弱、卑怯的一面,正如同玛格丽特自己在文中所写的一样:

 

“我突然转念在思忖这个人,他有他的习惯,相对来说,他大概经常到这个房间来,这个人大概和女人做爱不在少数,他这个人又总是胆小害怕,他大概用多和女人做爱的办法来制服恐惧。”

 

也就是说,年少的玛格丽特,以为灵与肉是统一的,但是逐渐发现,性爱对于那个中国男人来讲,不过是一种逃避现实的手段,是填充自己内心空虚的一种办法。而他做的爱越多,说明他内心越是卑怯和懦弱,因此,性爱对于玛格丽特来说,是刻画这个中国男人性格特征的一种手法,也展现了玛格丽特对于人性的探求。

 

正如同我们上文所说的一样,性爱有着不同于某些网文的特点,经典文学中的性爱描写,从来都不是单纯的为了情色而存在,而是集合了欲望与道德、天性与束缚、控制与反抗、灵与肉的冲突以及统一的集合体,是一个哲学意义上的符号,或者说是人性的一种象征。

 

这也就是为什么越是经典的文学越是不回避性爱的描写,这一问题的根本原因,无论是加西亚马尔克斯还是米兰昆德拉,无论是诺贝尔常年陪跑者村上春树还是风靡全世界的作家渡边淳一,甚至是中国目前为止唯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家莫言,都在自己的文学作品里,或是巧妙的隐喻,或是赤裸裸去描写性爱。

 

希望大家以后在阅读更高难度的文学作品的时候,不会因为其中含有大段的性爱描写而放弃对这一经典文学的阅读,不要刻意回避性,经典文学才能够在我们的心里,真正的生根与发芽。